如果王家卫写西游记

    |     2016年12月18日   |   今日发布, 杂七杂八   |     1 条评论   |    2980

初三日,霜降。

那些天凌霄宝殿的风很大,我站在风里望向西,以为灵山跟这里不一样。很多年以后,我才明白其实天地之大,不过一隅方圆。

我的家乡在花果山,那是个神奇的地方,每个猴子都像人一样,讨厌与自己不同的东西。

我用了三百年,成为花果山猴王,从此再也没有人敢讨厌看我。

又过了很多年,我有一个绰号叫做齐天大圣,其实谁都可以变得桀骜,只要你尝试过什么是一无所有。

我曾在灵台方寸山住过,求仙问道,菩提老祖是我的师父。

师父告诉我,人活一世,岁月不堪留,只因为杂念太多。一口气,喊足了这一生,就是灵台方寸山的功夫。

那天师父给我起名叫做孙悟空,收我做入室弟子,夜半三更的时候,唤我前去传功。

师父说,长生之术有天地劫难,我教你七十二变,筋斗云决,须下百年苦功。

我花了二十年,全都学会了。

其实师父不懂,我之所以能学会长生之术,就是因为没有杂念。我告诉师父花果山群猴的嫌恶,三百年只能观海望天的孤独,师父说他明白。

但是我知道,他是不会明白的。

师父赶我那天,我从斜月三星洞走出去,没有回花果山,直接去了天庭。

初三日,霜降。

我在这一天踏进南天门。

天庭很大,人也很多,我以为再也见不到那些嫌恶的眼神,后来我才发现我错了。

九重天,一重天是一重关,我是只妖猴,就注定进不了凌霄殿。

天蓬告诉我,其实神仙也好,妖怪也罢,一样都是人,有人就有江湖,天庭不太平,你还是有机会的。

那时候我不太明白天蓬的话,我只知道,如果现在就回花果山,我不甘心。

三重天的尽头是一片黄沙,我在那里开了桩生意,很多年以后,我渐渐明白了天蓬的话。

天庭里到处都是神仙妖怪,功夫很深,但功夫再深,也不过胜负生死。人活一世,有的人成了面子,有的人成了里子,成了面子的人求胜负,总有人得做里子。

在这座江湖里,厮杀见生死。

我的生意,就是替凌霄殿里的大人物当里子。

其实里子并不好当,杀一个神仙或者妖怪也并不是那么容易,但年轻人想扬名,想混口饭吃,总有很多人跟我抢生意。

我听说灌江口那边来了个三只眼睛的怪人,最近势头很猛,我这边的生意越来越难做了。

初三日,霜降。

每年的霜降都会有一个人来找我,他是我在天庭为数不多的朋友,他从万里银河而来,随波飘荡,潇洒不羁很让我羡慕。

很多年以后,他成了一只肥头大耳的猪,还是一如既往的浪荡,而我被人喊做齐天大圣,却一直不能像他那样。

那一年他来的很早,凌晨的大漠荒凉森冷,他带着一坛酒拍在我面前,笑着说,这坛酒叫做什么,你知不知道?

我当然不会知道这坛酒的名字,我只知道天蓬想要喝酒了。

其实一坛酒的名字无关紧要,一个想借酒消愁的人,无论什么酒摆在他的面前,都只有一个名字。

“这坛酒叫做两难。”天蓬如是说。

我笑了笑,说既然这坛酒是两难,你喝掉它,就不难了。

天蓬凝视着我说,玉帝看中了我,要调我做元帅,统领银河十万天兵。

“我一旦做了元帅,就不再是天蓬,众目睽睽,我变成天庭的面子,再不能去月桂树下了。”

我听得懂天蓬在说什么,那是很多年前,他在月桂树下看到一个女孩,追着兔子不住大喊,说你这小兔崽子跑什么跑。

天蓬说,这个姑娘让他觉得整片天庭都鲜活起来。

那天他喝了很多酒,我没有多说一句话,我知道他心里早就有了答案。

九重天里都是千万年不死的怪物,不需要什么天规,世间所有情感也都会被消磨干净。在花果山的时候,我还能听见猴子猴孙勾肩搭背,感慨说自己有着十几年的交情,但在天庭,十几年不过一瞬间。

我勾销生死薄,其实不是想让花果山的猴子猴孙长生不死,我只是想让他们也体验一下这种无涯时间里的痛苦与孤独。

我告诉天蓬,在九重天里我也曾遇到过一个鲜活的姑娘。

姑娘以紫霞为衣,朝霞为巾,每天能吃到不同的食物就会很开心,我不明白这有什么值得开心的,但是她一笑起来,我也会跟着笑两下。

但是我知道,当我不能拥有她的时候,我才会这么喜欢她,如果我真的拥有她,或许就会觉得无聊。

天蓬走的时候,拍了拍我的肩膀,他去银河赴任,有十万天兵。

他说,不如你跟我走,当里子这么久,该去凌霄殿喊一喊你的名字。

我想了很久,还是拒绝了他。

我不想做天蓬元帅的一个小将,我要做天王,元帅,甚至更高的什么。

天蓬问我,如果有那么一天,你的紫霞姑娘怎么办?

天庭的风很大,我摇摇头,笑着说哪有怎么办,千万年的时光里,不过四目相对,有过三言两语,哪能定一生之盟?

有些人路过了,也就路过了。

我没有想到,那一天来的这么快。

风沙蔽日,入目昏黄,杨戬站在荒漠正中,提着刀前来找我。

他说,我来请你杀一个人。

我自斟自饮着,没有理会他,我知道杨戬的名号,也见过他接手的生意,如果他都没有信心,我也未必能杀得了那个人。

“我可以跟你一起出手。”杨戬沉默片刻,再次开口。

我很奇怪,究竟是什么样的价码能让杨戬这么自傲的人跟我联手。

杨戬说,因为这单生意,是玉帝给的。

我斟酒的手微微停顿,想起很多年前我去过的凌霄宝殿,大人物们目不斜视,只有巨灵神这样的官员才会鄙夷的看我一眼。

我抬头问:“这是一单什么生意?”

杨戬缓缓报出一个名字。

天蓬。

我放下酒杯,看着更高的天空哑然失笑,“杨戬,你知道原因么?”

杨戬说,有些事还是不知道为好,无非是有什么权臣举荐天蓬,玉帝想杀鸡儆猴而已。

我说,其实我就是一只猴。

杨戬:……

杨戬说,这么说来,你不接这一单了?

风沙吹过来,我散开门前的结界,细碎的沙粒打在我的脸上,“天蓬是我在九重天里唯一的朋友……要杀他,我能得到什么?”

“玉帝说,你可以顶替他的位子,我可以成为司法天神,从此以后,你我都能站上凌霄宝殿,位列仙班。”杨戬说得很平淡,神色也淡,没有丝毫波澜。

所以我知道,那些元帅仙班,司法天神,都不是他想要的。

不过没关系,那是我想要的。

临行前,我去找紫霞喝了壶酒,我托人开了蟠桃园的门,摘下最大的桃子给她。

紫霞吐了吐舌头,说我又不是猴子,你干嘛请我吃桃。

我笑着说,能延年益寿,滋补美容,你我这样的人上不了蟠桃会,吃不着几次,我给你,你就拿着。

那天桃花纷落,我看见紫霞偷偷藏起了送她的桃子。我装作没有看见,喝酒聊天,直到东方既白,其间巨灵神路过,还想过来讥讽,被我借口上厕所的时候一棍砸飞。

从前我听人说过,寂寞是每时每刻,缘分是不知不觉,我经历千百年的寂寞,终于等来不知不觉的缘分。

在那一刻,我忽然觉得如果天蓬也能过来一起喝酒,比元帅,天庭,凌霄殿都要快活得多。

可惜,酒是始终会醒的。

我走的时候,紫霞还在睡,凌晨的时候天庭的桃花微有幽光,我摘下一朵插在了她的耳后。

天蓬败得很快,我和杨戬伪装在妖族的大军之中,重伤了他。

我本来有机会杀死他,但是我没有,甚至当杨戬想要出手的时候,我把手里的棍子一横,淡淡的看了他一眼。

杨戬以为我顾念兄弟之情,其实并不是这样。

如果天蓬死了,玉帝也好,举荐天蓬的人也好,迟早都会追到我们头上,说杀便也杀了。

九重天里风波恶,一重天是一重关,即将走上凌霄宝殿充当面子的人,功夫不能做不足。

三天之后,我跟杨戬又变成功勋卓著的将军,满殿仙神都曾找我们做过生意,没人提出一点异议。

凌霄宝殿之中,天妃捧扇,玉女掌巾,两侧石柱雕麒麟,龙凤朝圣盘金顶。

我踏在白玉阶上,再没有人敢鄙夷的看着我。

玉帝笑得温润,正想着开口表彰,我忽然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。

三重天的黄沙里,常常有这种气息,我做过那么多单生意,没有留下证据,却也有人想要杀我。

这是杀气,能遮天蔽日。

我侧身,正见到杨戬拔刀,第三只眼爆出红光。

那一瞬间,我终于明白杨戬想要的是什么,他跟我不一样,生来便不是妖,跟我做一样的生意,消磨这么多年时光,都只是为了今天。

玉帝亲自接见的时候,三尖两刃刀噬血复仇。

杨戬说,张百忍,还我父母性命。

他说的很平静,我难以想象这句话他压抑了多少年,但他说的越平静,整个天庭就越不平静。

三尖两刃刀卷起倾世的锋芒,麒麟倒,龙凤塌,玉阶纷飞成网,四散飞向周围的仙神。

只消得一时半刻,杨戬便能手刃玉帝。

玉帝身上佩着的九只金乌护住而出,被杨戬一刀劈得粉碎,我从那一刀里看到了杨戬的天地。

千百年来,杨戬的天地里只有这一刀。

这一刀还是空了。

我横棍,挡住了他千百年来的一刀。

刀棍相交,空气中潋滟波纹浩荡而去,冲刷千百年的天宫成断壁残垣。

杨戬回头看着我,神色仍旧很平静,我告诉他,千百年来,我的天地里也只有这一棍,你杀了玉帝,这一棍便出不去了。

杨戬点点头说,孙悟空,你会后悔的。

他说完这句话,转身离去,九重天里九重关,每一关的天神都要拦他,没有人能拦得住他。

玉帝说,孙悟空,你去拦住他。

玉帝竭力保持着镇定,双手微颤,发号施令。

我没有听,我不想跟杨戬分生死,我已经是护驾的功臣,不必再做拼生死的刺客。

我追上杨戬,装模作样出了几棍,便带着一道刀伤回到了凌霄宝殿。

我说,陛下,臣无能。

玉帝的脸色阴晴不定,我看不出喜怒,但我知道众目睽睽之下,他一定不会薄待我。

很多年以后,玉帝问我如果那天他真的封我做齐天大圣,结果会不会不同。

我想了很久,没有办法回答他,许多事情只会发生一次,哪怕千万年的时光无涯,对于你自己来说,某些事情也只会发生一次。

那天玉帝封我为弼马温,掌印玺,说从此我就是他最信任的人,等捉到杨戬,我就是司法天神。

我走下凌霄宝殿,再没人敢鄙夷的看向我,巨灵神躲在残破的宫墙后瑟瑟发抖,刀棍相击的那一幕无人能忘。

功夫,两个字,一横一竖,赢的站着,输的躺下。

我没有想到,这是我赢的最后一场。

对一个皇帝来说,功夫最深的那个人是否站在他身边并没有那么重要,重要的是,这个人一旦想换位置就可以换位置。

杨戬的刺杀还有我孙悟空能拦住,如果哪天我孙悟空也想要刺杀他,谁能拦住?

那个时候,我还并不明白这个道理,玉帝谋划的一系列行动,我也未曾留意。

十一

第一个发难的是天蓬。

天蓬约我在蟠桃园喝酒,我知道他一定认出了我,战场虽大,能伤他的人寥寥无几。

月黑风高,寒夜凄清,只有桃花泛着点点幽光。

我告诉天蓬,如果你要找我算账,我随时恭候。

天蓬摇了摇头,指着天边被乌云遮蔽的月亮说:“你知不知道,为什么月亮会被遮住?”

我没有回答,我知道天蓬一定会继续说下去。

“嫦娥在月宫里面,玉帝把她关了进去,玉帝要杀你,你小心。”天蓬拍开那坛酒,咕咚咕咚喝着。

这次他喝得更快,我不清楚他是不是两难的更加厉害。

我本该陪他喝酒,帮他喝光这坛两难,但是我没有动,很久以前我就明白一个道理,如果你不想受伤,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去相信任何人。

天蓬是我的朋友,但是我不相信他,或许这坛酒有毒,或许这个人随时可能跳起来杀了我。

我端坐石凳上,静静的看天蓬喝光一坛酒。

似乎酒中没有毒,天蓬还能站起身来,嘲讽的对我笑,那种笑容很熟悉,是花果山群猴的鄙夷。

我闭上眼,不知道此时天蓬在想什么,会不会后悔,会不会觉得不值。

十二

第二个来的人是紫霞。

紫霞出现的时候,朝霞如火,桃花如梦,如果在这个时候动手,我一定挡不住她。

所以我先动手了,捏决定身,我手指一动便在蟠桃园前定住了她的身子。

紫霞脸上还带着笑,眼中满是错愕狐疑。

我看都没看她一眼,从她身旁经过。

五百一十四年以后,我在灵山上听佛音妙法,所谓金刚菩萨,色即是空,正是我从前的模样。

十三

你如果不相信任何人,你也一样能走得最远,玉帝拿我没有办法,当日殿前的君无戏言,总不能迟迟不兑现。

那天凌霄宝殿上,玉帝宣布要为我新建府邸,另立官职,齐天大圣,统领十万天兵天将。

我面带微笑,说谢主隆恩。

玉帝也露出微笑,忽然伸手一指说,有个天女夜闯蟠桃园,意图窃取蟠桃,按律当诛,大圣你意下如何?

我的笑容僵在脸上,一言不发,沉默得像一尊木雕。

“本来朕是要直接斩了她的,但她有句话一定想要对你说,朕好成人之美,于是就让她来了。”

我霍然回首,看见紫霞被天兵天将押上来,发丝随意垂在额前,脸色苍白,笑容惨淡。

一片死寂。

玉帝说,你不是有话么,怎么不说?

紫霞望着我,摇了摇头,“以前我以为那句话很重要,说出来就是一生一世,现在想一想,有些事说不说都没有什么分别,我们从来都不一样的。”

“只是可惜,以后不能吃到那些好吃的了。”紫霞又笑了笑,再没看向我一眼,回身走向南天门。

南天门外有行刑处,雷击斧劈,魂飞湮灭。

从此以后,我都会无端想起一个人,她曾让我有过相信什么的冲动,但当我相信的时候,却再没有出现在我的世界之中。

我能感受到玉帝若有若无的目光,我知道满殿的神仙都有意无意瞟向我,他们在等一个机会,等着我出手救人,就可以名正言顺把我杀死或者关押。

他们一定做好了准备。

当我在心底将这句话重复了三百二十四遍的时候,我又把握紧的拳头松开,只是这一次,有个声音忽然响彻整个天庭。

“孙悟空,你真是个废物。”

天蓬骂了一句,提着钉耙转身奔向南天门,我仍旧低着头,浑身一震,默默任由天蓬从我身边经过。

我知道,他去救紫霞了。

我很想拉住他,问他为什么,为什么要去,月宫嫦娥不管,银河元帅不顾,这究竟有什么意义。

但我一句都没有问,如果我问了,我就会成为他的同党。

所以我看着满殿神仙飞去南天门,那里刀光剑影,杀气冲霄,我唯一的朋友在救我唯一曾经动心的姑娘。

最后姑娘魂散,朋友坠入畜生道中。

我仍旧站在凌霄宝殿的玉阶前,动也不动,像我未出世时,那一方死气沉沉的石头。

十四

玉帝叹了口气说,从今往后,你便是齐天大圣了。

原来一无所有,就是齐天大圣。

我似乎听见有人低低笑出声,好像是断墙后的巨灵神,又好像是卷帘的侍卫。

我忽然发现,自己并不是一无所有。

还有那从花果山开始,就未曾断绝的嗤笑与鄙夷。

我想起杨戬的话,杨戬说,你会后悔的。

他从小就有三只眼睛,如果我师父不懂我的孤独,紫霞和天蓬也不能了解,杨戬是能的。

但杨戬说,你会后悔的。

我曾经以为我想通了,想得很通,这个世界上没什么值得我留恋,我要的是齐天称圣,从此只有敬畏,再没有人用异样的眼神看我。

一如花果山称王,孤独也好,寂寞也罢,千万年时光里,都是早已注定的。

所以,我当然可以摒弃世上的一切。

但是人往往会在追求一个目的的过程中,忘掉踏上这条路的缘由。

我忘了,在心底深处,我只不过是躲在水帘洞里瑟瑟发抖的猴子,害怕洞外那些鄙夷与嗤笑。

后来那群猴子被我一一打回去,我成了花果山的王,但我并不快活,我最快活得时候,是将他们一一打回去的过程。

凌霄宝殿上,就有这么一群猴子。

“齐天大圣孙悟空,还不谢恩?”玉帝沉声问着,声音在大殿里回荡。

我没有回答,静得像一块石头。

我缓缓从耳中抽出如意金箍棒,带出几缕金色的火焰,那根长棍迎风暴涨,齐天大圣的官服一瞬间出现在我的身上。

“孙悟空,你想做什么!”

玉帝的声音里有紧张,有兴奋,我猜的应该没错,他的确早有准备。

我已经不在乎了。

曾经有那么一段时光,我可以不再是水帘洞里瑟瑟发抖的猴子,我不必齐天大圣,就可以拥抱天蓬与紫霞。

如果上天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们重头来过,你说那该有多好?

我无声的笑了笑,挥动金箍棒,砸碎九重天里九重关。

玉帝仓皇逃窜,大声呼喊着如来的名字,我看见有一只金色的手掌压下,掌风呼啸,毁天灭地。

我站在原地,逆风一棍而去。

须发皆散,大红的披风高高扬起,我透过指缝看见一缕紫霞和一只跳脱的猪。

金箍棒绽万道霞光,从那一掌之中穿了过去。

玉帝惊恐,佛陀痛呼。

我上天揽霞,头也不回的走向大地深处。

我在五指山下五百年,养一缕紫霞成人。

只是我没有想到,紫霞成人的时候,竟然变成了一个和尚。

和尚说,世间事多半就是这样,你秉持一个因,得到的未必是想要的果,但其实只要做过那个因,总会有一种果是归属于你的。

我看了看和尚,觉得我并不需要这样一个归属。

和尚笑了笑说,前世今生,已判若两人,紫霞终究是死了,但是施主……你活了。

在那个下午,我丢掉手中的金箍棒,春风十里,卷起我破旧的红色披风,桃花依旧如梦,我抬起头看向天空,想起紫霞藏起的那个桃子。

我无声的叹息,又无声的微笑。

天外,有霞光妖娆。

 

转载请注明来源:如果王家卫写西游记
本文链接地址:http://axz.me/39.html

没有了

已经是最后文章

下一篇: